IS欲在中亚开辟第二战线 上合组织频反恐演练应对

中新社努尔苏丹11月8日电
塔什干消息:独联体国家安全和情报机关领导人理事会第47次会议当地时间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举行,聚焦中亚地区安全和阿富汗局势。

  “9·11”恐怖袭击事件已经过去14年,受恐怖势力侵扰的世界并未变得更加太平。相反,一些地区的恐怖活动愈演愈烈。9月4日,塔吉克斯坦国防部前副部长纳扎洛佐达与100多名武装人员策划和实施了对瓦赫达特市内务部、首都杜尚别的一个警察局和杜尚别机场的恐怖袭击事件。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这是独联体国家安全和情报机关领导人理事会首次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2018年5月乌成为该组织正式成员,此前一直为观察员国。

  塔吉克斯坦爆发的这起恐怖袭击事件,从侧面展现出中亚地区面临的严峻反恐形势。近日,中国社科院与社科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中亚国家发展报告
2015》(以下简称“报告”)黄皮书,报告认为,中亚各国部分宗教极端分子受“伊斯兰国”(IS)在中东的扩张所鼓舞,纷纷前往当地参战,中亚恐怖分子已将中东部分地区当成新的训练基地。鉴于“伊斯兰国”对中亚地区的威胁日趋严重,中亚各国在各自加大国内反恐力度的同时,还积极寻求国际反恐合作,一方面强化与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区域组织的安全合作,另一方面,也更加重视与俄罗斯、美国等国家的双边军事交流,为应对恐怖威胁寻求国际支持。

理事会主席、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在会上总结了独联体面临的安全威胁和挑战。他表示,目前,阿富汗境内活动的恐怖分子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中亚国家和高加索地区”。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正同中亚地区传统的恐怖和极端组织勾结,试图把阿富汗作为入侵独联体国家的跳板和阵地。

  IS妄图在中亚开辟“第二战线”

博尔特尼科夫指出,独联体的首要任务之一是保证该组织南部边境安全,应对来自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的威胁。据他介绍,目前,国际恐怖分子进入独联体的途径主要有两个。一是通过跨国犯罪集团和腐败官员控制的非法移民通道,二是通过人道主义援助通道从中东渗透到中亚等地区。

  中亚国家情报部门透露,目前有300名哈萨克斯坦人、600名吉尔吉斯斯坦人、300多名塔吉克斯坦人和至少200名土库曼斯坦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为IS卖命

博尔特尼科夫还强调说,部分已从冲突地区回到中亚国家的恐怖分子依然与地下恐怖组织保持联系,传播极端宗教思想,充当自杀袭击者,或者从事招募武装分子的活动。

  自“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坐大以来,国际舆论不时传出其向中亚国家渗透和吸纳战斗人员,并准备在中亚开辟所谓“第二战线”的消息。在过去一年里,中亚大国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没有发生重大安全事件,这是中亚保持安全稳定的关键因素之一。但是在总体安全形势稳定的背景下,“伊斯兰国”对中亚地区产生的直接或间接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

此外,俄新网援引博尔特尼科夫的话指出,国际恐怖组织在一些国家得到了从事毒品贸易、军火走私犯罪团伙及社会无保障阶层和社会边缘群体的支持。

  报告指出,今年中亚地区宗教极端势力活动加剧,特别是新兴宗教极端势力开始活跃。2014年“伊斯兰国”不断扩张,来自中亚国家的参战人员数量不断增加,让中亚国家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威胁。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阿贝卡耶夫表示,加入“伊斯兰国”武装组织的哈萨克斯坦人已有300人,其中一半是妇女。目前,中亚国家主要担心“伊斯兰国”在本国招募公民参战,若这些公民有朝一日回国,将成为威胁中亚安全的主要群体。

据悉,6日凌晨,在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一支武装团伙袭击了位于塔境内的边防哨所,造成了近20人死亡。塔官方通报称,这伙武装分子来自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有逾1300公里共同边界,是独联体的“南大门”。(完)

  最近一段时间,有媒体陆续公布的数据证实了中亚面临的严峻反恐形势。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伊斯兰国”武装组织中有一个名为“马维兰纳赫尔”的战斗小组,其成员来自中亚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目前有600名吉尔吉斯斯坦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伊斯兰国”卖命。极端组织企图把他们派回中亚,从吉尔吉斯斯坦西南部向乌兹别克斯坦渗透,期望在乌境内扎根壮大。

责任编辑:刘迅

  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卡林曾表示,据中亚国家情报部门获取的情报,目前有300多名塔吉克斯坦人和至少200名土库曼斯坦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宪举指出,中亚国家情报部门的情报比较可靠。从这些数据可看出,“中亚地区已是‘伊斯兰国’组织重要的人员来源地之一”。

  更为可怕的是,为加紧在中亚国家发起恐怖袭击活动,“伊斯兰国”早已向该地区输入资金。今年2月,吉尔吉斯斯坦“宗教、权力和政治”中心主任马利科夫称,“伊斯兰国”已经向其分支组织“马维兰纳赫尔”拨款7000万美元,令其在费尔干纳地区策动恐怖袭击。而费尔干纳地区恰恰是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接合部。

  “伊斯兰国”势力壮大对中亚地区造成的间接负面影响也显而易见。上海社科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立凡告诉南方日报记者,随着“伊斯兰国”
“乌伊运”等极端组织在阿富汗边界集结进程的加快,与阿富汗边界接壤的中亚国家面临多股恐怖势力的威胁。若这些恐怖势力“合流”,将对阿富汗与中亚国家安全形势造成不小冲击。

  中亚各国严防恐怖分子“回流”

  中亚各国强力部门对IS及其他恐怖组织的监控和打击能力很强。中亚国家不仅具有坚定的反恐决心,还有强大的反恐能力与丰富的反恐经验

  对宗教极端势力等“三股势力”,中亚国家始终保持高压严打态势。2014年,中亚各国高度关注“伊斯兰国”发展,以及本国公民赴伊拉克和叙利亚“参战”的情况,严防恐怖势力和极端分子返回本国。

  在中亚国家中,塔吉克斯坦的恐怖活动尤其值得关注。李立凡解释称:“从1992年到1997年,塔吉克斯坦爆发了大规模内战,直到1997年塔政府与反政府武装签署和平协议,这个国家的政治和安全形势才慢慢步入正轨。不过,长期的战争造成社会动荡和撕裂,让恐怖分子乘虚而入,不时策动暴力活动。”

  塔吉克斯坦内务部部长拉希姆佐达曾称,2014年塔内务部共抓获53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参战”的恐怖分子,其中12人是为“伊斯兰国”打过仗后回国的。塔内务部还逮捕了116名其他极端组织成员,他们在塔吉克斯坦共制造了338起恶性暴力案件。

  其他中亚国家打击恐怖分子的决心和力度也非常大。2014年10月31日,乌兹别克斯坦宗教委员会发表声明谴责“伊斯兰国”。该委员会指出,IS在乌兹别克斯坦播放关于乌极端分子在叙利亚“打仗”的视频,企图以此招募“战斗人员”和破坏乌兹别克斯坦的稳定。而为了应对国内外可能出现的安全危机、完善国家的军事管理体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塔姆巴耶夫更提出建立统一的国家军事管理中心的主张。

  “中亚各国政府对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采取的立场十分明确,即必须予以坚决打击,决不让它们破坏本国和地区的安全和人民的生活。”王宪举表示,尽管中亚国家面对的反恐形势比较严峻,但是客观来看,“伊斯兰国”要想在中亚地区开辟“第二战线”、破坏中亚地区的稳定局面,可能性还不大,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所谓“伊斯兰哈里发”政权的可能性更小。

  “中亚各国强力部门对‘伊斯兰国’及其他恐怖组织的监控和打击能力很强。”在王宪举看来,中亚国家不仅具有坚定的反恐决心,还有强大的反恐能力与丰富的反恐经验。早在1999年至2004年期间,乌兹别克斯坦就针对“乌伊运”等恐怖组织策划的系列暴恐案进行了严厉打击。2005年5月“安集延事件”发生后,乌政府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迅速平定暴乱,恢复了社会秩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