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参与斗殴被砸伤申诉20年 最高检开听证会

时隔14年后,2017年6月,周奎又向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福建省检察院依然没有支持周奎的申诉意见。

公开听证充分听取各方意见

自此,周奎开始了常年申诉,而病历中的疑点和伤情鉴定成为了争议焦点。

“周奎对伤情结果的发生本身也负有一定责任。”陈明添在解释评议结果时建议,为了使本案有一个让周奎绝对信服的结果,需要重新找一个权威机构对周奎的伤情重新再认定。

该院第十检察部检察官余晶说,“本案要确定周奎是否颅底骨折,是否有脑脊液漏,这些均要结合病历资料审查。但本案病历资料中的关键材料确实存在改动的痕迹。在现有条件下,本案客观上不具备重新鉴定的可能性。”

全国人大代表、最高检特约监督员、福建省律师协会名誉会长、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洪波在观摩整场听证会后表示:“无利害关系第三人的意见能够安抚双方当事人,有效化解矛盾,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

1999年12月4日晚,周奎在与郑开招斗殴中,被一块砖头砸伤,自此进入司法诉讼程序。因为伤情认定和鉴定材料真实性问题,20年来这起案件经历一波三折。

“怎么不追究郑开招的刑事责任,为什么对他作不起诉处理?我的病历上有什么疑点?为什么疑点无法排除?”一桩旧案,在福建省周宁县村民周奎的心里压了近20年。

10月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厅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周某刑事申诉案公开听证会,申诉人周某现场陈述申诉理由。

据郑开招当年的供述:“当晚10时许,阮思章等十余人到我家门外喊叫,我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朝我家中扔砖块,还有人想爬墙进入屋内。我就捡起砖头往墙外扔。”周宁县公安局狮城分局现场勘查时拍摄的照片,详细展示出案发地3层小楼的细节。

一起斗殴改变两个人的人生轨迹

1999年12月4日,周宁县村民郑开招因与女友情感破裂,在女友家门口处理感情纠葛时,与在场的社会青年阮思章发生口角,后产生肢体冲突。晚上9点多钟,阮思章伙同周奎等人前去郑开招家讨个说法。

2002年10月,周奎先是向周宁县检察院提起申诉。该院复查认定事实与公诉部门认定事实一致,认为周奎的住院病历存在疑点无法排除,难以对其伤情重新鉴定,郑开招行为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也无法认定。

借助“外脑”释法说理化解矛盾

此后,周奎的人生发生了变故,自己受到了精神刺激,因病无法工作,长期服用药物,由哥哥负责监护。

宁德市第一医院审查认为:周奎病历等鉴定材料存在瑕疵,真实性存疑,难以对其伤情进行重新鉴定。鉴定中有3个疑点,一是出入院时间不统一且疑似更改;二是病历、病程中有关伤情描述不具体;三是病历事后补充、更改。

福建一男子参与斗殴被砖头砸伤,因鉴定材料存疑,申诉历经四级检察院;最高检将依法作出审查意见

原案承办检察官、申诉复查检察官采用多媒体示证的方式,用扎实的证据对每一条申诉理由都作出了客观回应。

“对这件事,我深感抱歉。这20年间,我们双方都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我希望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可以帮助到你。”

被害人穷尽司法程序提出申诉

2001年9月,周宁县检察院委托宁德市第一医院对周奎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第一医院审查认为,周奎病历等鉴定材料存在瑕疵,真实性存疑难以对其伤情进行重新鉴定。叶长青表示,“疑点主要在于,周奎的出入院时间不统一且疑似更改,病历、病程中有关伤情描述不具体,病历事后存在补充、更改的情况。”

“双方当事人都因为这件事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申诉人因此案伤残,终身痛苦,被不起诉人也身陷囹圄多日,希望双方能够互谅互让,早日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徐向春劝慰道。

2002年12月,周奎又向宁德市人民检察院提起申诉,但2003年宁德市检察院维持了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复查决定。

记者翻阅卷宗看到,1999年12月,周宁县公安局法医鉴定称,郑开招在二楼走廊往围墙外扔的砖块,致使周奎受重伤。2000年9月,周宁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11月,周宁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起诉书一致,同时认定被告人郑开招的行为属防卫过当,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赔偿被害人周奎各项损失人民币15379.63元。

从案件一审、发回重审、检方做出案件存疑不起诉决定,到2001年周奎开始申诉,历经四级人民检察院。

“此案是一起疑难复杂的案件,主要涉及到证据鉴定的问题。20年过去了,时过境迁,最初作出鉴定的法医都已过世,再重新去做鉴定难以实现。双方之间矛盾不断升级,引发这个案件一步一步走到最高检。”作为本案的承办检察官,最高检第十检察厅二级高级检察官王庆民告诉记者,“9月份受理这起案件后,我们在7日内给予申诉人周奎程序性回复。经过进一步审查,认为这个案件确实疑难复杂,符合我们公开听证的条件,在征得申诉人同意后,筹办这次公开听证会,希望通过广泛听取听证员、人民监督员、法学专家、法医意见,为本院依法处理本案提供参考。”

周奎终于听到郑开招对他说的这句话,此时,两人都已45岁。他们的人生,因为20年前的一起案件而改变。

鉴定材料是否真实?

责任编辑:刘迅

听到郑开招的致歉,周奎的情绪平复了许多。

从基层检察院申诉至最高检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周奎构成重伤的医学证据不充分,遂发回一审法院重审。此后,因原公安机关鉴定结论依据不充分,且宁德市第一医院因原始病历存在疑点等问题,表示无法重新鉴定,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对郑开招作出不起诉决定。周奎不服,提出申诉,先后经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宁德市人民检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复查、审查,均维持不起诉决定。

因重新鉴定无法作出,周奎的伤情是否达到重伤无法确定。2001年8月,周宁县检察院认定郑开招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经检委会研究决定对郑开招做出存疑不起诉决定。

“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制度,更加自觉主动地运用公开听证、公开示证、公开答复等多种形式加大公开审查工作力度,更加充分地听取当事人和社会各界意见,更加广泛地接受各方面的监督。”徐向春告诉记者,“我们第十检察厅有八个办案组,每个办案组都在认真评估审查接收到的刑事申诉案件,对属于重大疑难和久诉不息的刑事申诉案件,尽量采取公开听证的方式化解矛盾,将此项行之有效的好制度、好工作常态化,让人民群众真正感受到检察温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