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婺源:刀为笔、竹为纸的买卖

  大于常人的用力也使小余手上的茧子比别人厚很多。但光有蛮力是刻不出好字来的。小余告诉大家,刻字要讲究技巧,不能光用蛮力,在刻字时,不光捏刀的手要用力,另一只手也要用拇指顶住刻刀,这样刻出来的笔划线条更深一些,看上去更浑厚一些。

他们具有独创意义的是一种“勾形刀法”。传统书法雕刻,一般有凸形字,像篆刻中的阳文刻法;也有凹形字,像篆刻中的阴文刻法。邹氏兄弟喜欢刻凹形字,不过,这个刻法与传统凹形刻法有区别。传统凹形字的刻法,一般是在一个字笔画的两边垂直下刀,刻出阴槽,形成字的线条,但邹氏兄弟的刻法是,先从笔画的一侧正切刀,然后从笔画的另一侧斜切收刀,邹氏兄弟称此为“勾形刀法”。此刀法刻出的线条在木板上形成一个斜切面。这种刀法刻出来的书法作品,与传统的凹形刻法相比,传统凹形刻法基本上就是一种制作,而邹氏兄弟的刻法,则使刻刀运动有了一种书写性,刻出的线条呈现一种颇具毛笔书写意味的美感。而就整体而言,无数线条呈现的斜切面,也别具一番观赏趣味。

  这家竹刻店进驻晓起的时间并不长。但短短半年的时间,这门以刀为笔、竹为纸的买卖就让店主余望辉尝到了甜头。从下半年到年底,就能赚两万多块钱。

见到邹双印邹双勇两兄弟及其板雕书法作品,你不得不感叹,民间的确藏龙卧虎。邹氏兄弟在木板上雕刻复制古代书法名作的一手技艺,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引人细细玩味。他们用手中的刻刀,在木板上刻出了流畅的线条,复制出的《兰亭序》、《快雪时晴帖》、《中秋帖》、《伯远帖》等,可谓刀中见笔、气韵生动,堪称板雕书法的杰作。

  利用精湛的刻字技术,抓住独特的旅游商机,结合当地多竹的自然环境,余望辉对这门刀为笔、竹为纸的买卖充满了希望。

面对邹氏兄弟,笔者有个疑问,古代用枣木板刻字,而他俩为何喜用樟木板呢?邹氏兄弟透露了一个秘密:枣木的密度相对高,木质较硬,古代刻字的目的多运用来反复拓印(其实就是现代的印刷功能),所以太软的木头容易磨损和变形;现在刻字则多用来观赏和收藏,所以不必选用那么硬的木头,另外,最关键的是因为樟木特有的油性木质,有助于运刀镌刻,使刻出来的线条更加流畅。

  在店主余望辉的手上,刻刀十分听话。看上去好像在竹子上刻字完全不用费工夫一样。其实,余望辉也是在刻苦学习古人的书法,然后再加以利用,才有了今天的买卖的。

图片 1郑板桥书法

  让人惊讶的是,他以刀刻字就像用笔写字一样,行云流水、信手拈来,短短几秒,一行字就跃然竹上。也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小店就做成了几笔生意。

第1页第2页

  粉墙黛瓦,如中国书法一般隽永的田园风光组成了江西婺源的春天。春季带来的,更有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游人。在婺源的晓起村狭窄的街道上,摊位密布、游客如织。而这些往来的游客却会不约而同地停观看,吸引他们的,是店主手里这把刀。看上去小伙子好像是在用笔写字。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以刀为笔、竹为纸在作画、刻字。

中国较早有木板上刻字的记载,笔者记得是宋朝的《淳化阁帖》。这是中国最早的一部汇集各家书法墨迹的法帖。当时宋太宗命翰林侍书王著重刻《升元帖》,并从秘阁中选出汉代张芝、崔瑗,魏晋钟繇、王羲之、王献之,唐代颜、柳、欧和怀素等人的墨迹,摹勒于枣木板上,拓印赐给大臣。如今一千余年过去了,当时的木刻技法,从史料中看早已语焉不详。到现在,专门从事木板书法雕刻的民间杰出艺人,不要说在江西,就是遍寻全国也不多见了。去年,兄弟俩去杭州参加了中国第二届民间艺人节,他们是艺人节上唯一送展板雕书法的。“我们当时送展的一幅《兰亭序》木雕作品,还受到了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冯骥才的称赞呢。”邹双勇说。

  婺源景区旅游产品摊位众多,但其中一个十分吸引游人眼球,这就是余望辉的竹简店。为他带来不小收益的技艺便是以刀为笔、竹为纸的雕刻。这门技艺不光需要书法、力道,还有一个小窍门,就是用大拇指顶住刻刀,增加字的浑厚感。但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将一把生硬的刻刀,用成娴熟的笔。

图片 2刚刚刻好的怀素《自叙帖》局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