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卖猪肉才子:官员慎“下海”学子应先就业

据《广州日报》报道,当年湖南某地的文科高考状元、有17年党龄的刘健君,毅然放弃都市生活、辞去事业单位的铁饭碗,回到家乡养起了乌,过上了“日理千鸡”的生活。今年1月,他养的第一批乌鸡和乌鸡蛋问世,朋友吃后纷纷感叹鸡有鸡味,蛋有蛋味,这让刘健君更加坚定了将养鸡进行到底的信念。这件事令人不禁想起当年轰动一时的“北大毕业生开肉铺子”事件,这两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就有不少相似之处,仔细思考起来,这里边显示出来的“成才模式”还真是有很大的启发性。

图片 1申冉

记得当年出了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在西安卖猪肉这件事之后,当时的北大校领导语出惊人:“北大的毕业生开肉铺子卖猪肉是很正常的。”他认为,卖猪肉卖得好也是人才。似乎正是为此作注脚,不久之后又有财经类媒体报道北大才子陈生两年时间在广州开设了近100家猪肉连锁店,营业额达到2个亿,被人称为广州“猪肉大王”。陈生十多年前放弃了自己在政府中让人羡慕的公务员职位毅然下海,倒腾过白酒和房地产,打造了“天地壹号”苹果醋,后来又创造出“猪肉定制”的新模式,靠所谓绿色环保猪肉“壹号土猪”使自己成了千万富翁。

中新网南京9月17日电(记者
申冉)中秋节“小长假”期间,曾经受到广泛关注和争议的两名“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和陈生,把猪肉铺子开到了江苏省会南京市。“北大才子卖猪肉”
的牌子引来当地民众排队抢购,好奇“才子”卖的猪肉味道有什么不一样。这两位寒门出生的八十年代北大才子、九十年代创业先锋,也以自己的坎坷经历,给当下
时髦的创业浪潮一些“前车之鉴”。

这次刘健君的“成才模式”与此有些相似,他是看准了如今“鸡没鸡味,蛋没蛋味”的现实,决心道法自然,养一批自由自在的乌鸡,卖一些无激素、无抗生素残留的乌鸡蛋,别的乌鸡都是70天到90天就宰杀上市,而他的乌鸡都有180天以上的寿命。不仅如此,刘健君的鸡舍并不臭,据说是运用了一位农学教授免费提供的专利产品,应用发酵床技术,用微生物分解鸡粪,生态、环保、不污染空气与水源。和陈生相仿,他们打的都是“天然、健康、环保”这张牌。

在南京当地一家超市内的猪肉档口内,面对买菜的大爷大妈,陆步轩站在肉案前,仔细用剃眉刀大小的剃刀,迅速给一块猪肉皮摘去细不可见的毫毛,然后切骨斩肉包好,礼貌地送到顾客手中。

刘健君称:“我养鸡,道法自然。鸡本来就属鸟类,它就应该像鸟儿一样会飞翔、会奔跑、会鸣唱。我选择做这个项目,就是要让鸡恢复天性,给鸡权利,鸡自会赐予我们营养与健康。”而他的成功之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陆步轩、陈生,到刘健君,这些人的境遇都有一些共性:小时候成绩好——考入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入企事业单位——单位不行——跳槽或下海。这三个人目前的状况正好代表了三种下海后的可能性:陈生成功了,当上了“猪肉大王”;刘健君正处于爬坡期,虽然还未成功,但已看到了曙光;陆步轩人到中年还没有成功,仍在苦苦奋斗,但也不是没有希望。三种状况都是正常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遇到的,正因为如此,这类事件才对我们有价值。这些昔日的才子们,启发人们对成才模式有这样的认识:机会往往就存在于一些所谓的“歪门邪道”,出奇制胜,独辟蹊径,也许成功就在山的那一边。

一系列动作麻利而安静,令人无法想象这样熟练的“屠夫”,曾经是北大中文系毕业、文绉绉的才子。站在陆步轩身后的“老板”,则是另外一位北大才子陈生。

两人同出名校,各自修行,最终殊途同归,走上“杀猪卖肉”的行当。他们的经历,在2003年曾引发社会各界对高等教育的思考和争议。

陆步轩,1985年陕西省长安县高考文科状元,考入北大中文系,就业之路历经坎坷,从县级国有企业,辗转下海从商遇挫,继而被迫靠卖猪肉为生;2003年,因“北大学子卖猪肉”而闻名天下;2008年,与陈生合作开设“杀猪培训学校”,同时经营自己的猪肉连锁店。

陈生比陆步轩早四届毕业于北大经济系,被分配到广州市委办公厅做公务员,“主要负责写各种政府文件演讲稿”。“当时的月薪86元”和“一眼望得到头的公务员生涯”,令陈生下定决心、辞职下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