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 我们所知仍然有限

新年伊始,H5N6禽流感病毒在短短一周内便导致广东省两名患者一死一病危,再度引发公众关注。H5N6到底是一种什么病毒,对人体会有多大“杀伤力”?它与H5N1等其他禽流感病毒有没有关系?公众又该如何防范?记者就此采访了省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长齐顺祥。

(转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H5N6是H5N1与H6N6基因重配后“生下”的后代,“遗传”了H5N1的高致病性

H7N9禽流感病毒,对于禽类属于低致病率病毒,而对人类患者而言则具有高病死率。对于这一全球首次发现的人感染新亚型流感病毒,我们当前所知仍然非常有限。

相比H7N9,大家对H5N6还略感陌生。“其实,H5N6并不是新出现的禽流感病毒,很多国家都曾在水禽中发现过H5N6。”齐顺祥说,H5N6与以往在禽类中流行的H5N1同属一个“家族”,是H5N1禽流感病毒与H6N6禽流感病毒基因重配后“生下”的后代。

人禽间屏障如何被突破

“流感病毒可分为甲、丙三型。”齐顺祥解释说,其中甲型流感依据流感病毒表面血凝素蛋白的不同可分为1-16种亚型,根据病毒神经氨酸酶蛋白的不同可分为1-9种亚型,HA不同亚型可以与NA的不同亚型相互组合形成不同的流感病毒。而禽类特别是水禽是所有这些流感病毒的自然宿主,甲型流感病毒在动物中广泛存在,所有亚型都可以感染禽类特别是水禽,同时还可感染人、猪、马、水貂和海洋哺乳动物。

如果将病毒侵入人体的过程比作团队作战,其中,血凝素像一把钥匙,突破人身上的宿主限制;神经氨酸酶帮助病毒破坏细胞受体,从而使新复制合成的病毒扩散;剩余的6个基因片段协作,完成病毒大量在细胞体内复制的过程。3个步骤的配合缺一不可,哪一个失衡,都可造成病毒力量弱化,对人体难以起到杀伤作用。但不幸的是,在H7N9禽流感病毒中,这3个步骤高效配合,对人体产生了极大破坏。

目前,已发现人可感染多种亚型的甲型流感病毒,其中最常见的是H1-H3和N1、N2亚型,还有H5N1、H9N2、H7N7、H7N2、H7N3和H7N9等亚型,以及近期报道的H5N6病毒。“虽然同属一个家族,但不同亚型的禽流感病毒感染人之后的临床表现却不同。”齐顺祥介绍说,H9N2禽流感病毒感染后主要表现为发烧等,H5N1和H7N9感染后主要表现为肺炎,H5N1的病死率达60%,H7N9的病死率为40%。H5N6“遗传”了H5N1的高致病性。近日,广东省出现的一个H5N6病例,患者从入院到死亡仅两天时间,病情进展迅速。

4月10日,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传出消息,该研究室病毒片段的重配研究结果显示,H7N9禽流感病毒基因来自于东亚地区野鸟和中国上海、浙江、江苏鸡群的基因重配。野鸟在H7N9禽流感病毒的基因重配中起了重要作用。而这一结果为查明H7N9病毒来源指出了一个可能的方向。

齐顺祥表示,病毒重配是自然规律,新病毒的出现需要时间与空间环境条件,我国的禽类混养、活禽市场销售模式等是导致病毒不断重配的重要原因。

对于这一重大发现,人们不禁要问:这种病毒重配是怎么产生的?究竟还有多少种类似的病毒可能出现?一个在禽类里流行的感冒为何会跨种感染给人呢?

H5N6不会发生有效人传人,在人群中引起大流行的可能性很小

对此,来自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进行了详细解释。目前,流行性感冒病毒一般可分为3种:甲型和丙型。其中B型和C型一般只在人群中传播,很少传染到其他动物。禽流感则是由A型流感病毒引起的。水禽是各种禽流感病毒的天然宿主。禽流感病毒由8个基因片段组成,包括HA、NA、PB2、PB1、PA、NP、M、NS,其中,HA、NA这两种基因名称决定了病毒的命名,中间6个“家族成员”则各不相同。

作为一种新型病毒,人感染H5N6后,其症状和感染其他禽流感病毒类似,主要表现为起病急、病程早期均有发热和咳嗽等呼吸道感染症状。起病5至7天出现呼吸困难等重症肺炎相关表现,并进行性加重,部分病例可迅速发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并死亡。

研究人员指出,病毒重配在自然界不断产生,不同病毒通过各自宿主的接触,彼此交换基因片段。目前,科学家已经从甲型流感病毒的天然宿主水禽中分离到16种HA与9种NA亚型的甲型流感病毒。因此,它们之间的不同组合,现实中已发现130余种。截至目前,禽流感病毒H5N1、H9N2、H7N7、H10N7等均有感染人的记录。

“飞沫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之一。”齐顺祥介绍说,近距离接触活禽很容易将病毒传染给正常人,包括不注意手卫生,饮用受病毒污染的水及食用未煮熟的禽蛋肉类,可能会患病。尤其是身体越虚弱、肥胖、高龄者,其感染发病的几率越高。

按照传统经验,一般的禽流感病毒,不管在禽类中是低致病病毒还是高致病病毒,都较难感染到人,一般经过人的呼吸道即被阻止。但最近的现实和研究均揭示,原本在禽类中流传的病毒,或经过中间宿主猪产生基因重配感染到人,或直接由禽到人。

“虽然病情凶险,但可以肯定的是,H5N6不会发生有效人传人,必须是从活禽传染到人。”齐顺祥说,这是该病毒的病原学特征所决定的。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已经观察到,H7基因片段和惯常的H7没有太大改变。但N9基因片段要比一般的N9基因片段短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虽然目前还不知这种变异导致何种具体后果,但N9基因片段的异常,已被怀疑为新型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人并导致高病死率的原因之一。

中国疾控中心有专家曾解释说,禽流感病毒和人类的流感病毒不一样,人类流感病毒可以非常容易地结合到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上,然后侵入人体,并且在人体内复制、增殖。禽流感病毒不具备可以有效地结合人体呼吸道上皮细胞的能力,只能在下呼吸道进行复制,因此只会在比例非常低的人群中发生。

然而,截至目前,H7N9亚型病毒的致病机制、跨种间传播的分子机制等更多问题仍然未知。

据介绍,有效人传人也就是持续的人传人,如甲型H1N1流感流行期间,出现学校、社区等地方集中暴发疫情,往往一位患者可传染数位患者且持续传播,从一代患者发展至三代甚至更多代患者,并有完整清晰的传播链。

H7亚型病毒危害不容小觑

“H5N6是非常典型的禽流感病毒,目前尚未发现有效的H5N6病毒人传人证据,在人群中引起大流行的可能性也很小。”

横亘在人类与H7禽流感病毒之间的屏障出现了细微瑕疵。与所有感染H5病毒的NA均为N1不同,H7的HA能与多种NA基因很好兼容,同时不同组合的H7Nx均能感染人。而这种多样性与人感染的特性均提示,H7亚型病毒的危害不容小觑。

“目前,尚没有预防H5N6的疫苗。”对此,齐顺祥建议公众,平时要注意个人卫生,尤其在接触禽畜后,要及时彻底洗手。要尽可能减少与禽畜不必要的接触,特别注意尽量避免接触病死禽畜。食用禽肉蛋时要充分煮熟。如出现发热、咳嗽、咽痛、全身不适等症状时,应及时到医院发热门诊就医。

新型H7N9禽流感病毒的出现,给公众健康造成了极大威胁,也让学界开始重新审视其所在的“大家族”:H7亚型禽流感病毒的破坏力。在此之前,与患者病死率超过50%的高致病性H5N1亚型禽流感备受关注相比,研究者对于人感染H7亚型禽流感病毒的关注度相对低了很多。

在4月3日出版的《病毒学报》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作为通讯作者,对H7N9所在的“大家族”H7亚型禽流感病毒的暴发流行及感染人的情况进行了梳理,从病原学特征角度对H7亚型病毒对公共卫生的潜在威胁进行了评估。

文章指出,与所有禽流感病毒亚型一样,H7亚型病毒也可分为北美谱系和欧亚谱系。迄今,我国所属的欧亚谱系H7亚型禽流感在人群中最大规模的暴发是在2003年春,H7N7亚型共导致荷兰86人感染,其中78人患有结膜炎,5人同时患有结膜炎并出现呼吸道症状,2人仅有呼吸道症状,1人死亡。另有3名未接触过感染家禽的患者家属也表现出感染H7的临床症状,并分离到了H7病毒,这表明该病毒可能存在有限的人传人机制。而北美谱系H7病毒感染人出现在2002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